2018体验金活动·圆桌|保守党大胜,英国就能摆脱“脱欧”僵局了?

来源: 匿名 2020-01-09 12:09:08

2018体验金活动·圆桌|保守党大胜,英国就能摆脱“脱欧”僵局了?

2018体验金活动,根据12月13日公布的英国大选计票结果,在12日举行的选举中,已计票结束的649个选区内,保守党赢得了364席,较上次大选多出47席,反对党工党只赢得203席。此外,苏格兰民族党赢得48席,自由民主党赢得11席。按照规定,在全部650个议会下院席位中赢得半数以上的党派即可单独组阁执政。

舆论认为,此次选举是自1987年以来保守党以最大优势获胜的议会下院选举。

12月13日,在英国伦敦,英国首相、保守党领袖鲍里斯·约翰逊从白金汉宫返回唐宁街10号首相府。 新华社记者 韩岩 摄

约翰逊的“大胜”在选前的民调结果中已有显现,但由于2016年的“脱欧”公投和2017年提前大选的保守党错失多数席位两起“黑天鹅”事件,加之在3年的“脱欧”困局中,“留欧派”的声音愈发受到关注,因此人们普遍没能充分信任此次选前民调的结果。

约翰逊在13日发表的胜选演说中说,英国迎来了“新的黎明”,英国“突破了障碍”“结束了僵局”。他强调,英国将在明年1月31日正式退出欧盟,“没有‘如果’,也没有‘但是’”。

对此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了多名学者,共同探讨此次英国大选结果及其对英国政治前景的影响。

圆桌专家:

陈琦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副教授

忻华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

叶江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研究员

张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

保守党“搞定脱欧”策略直击民心

澎湃新闻:此次选举结果是否属于“保守党大胜、工党大败”?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悬殊结果?

张蓓:从得票与议席来说这个说法是准确的。从竞选策略上来讲,保守党比较“简单粗暴”,所谓get brexit done(搞定“脱欧”)的策略直击人心。这再次印证了不管英国民众怎么分裂最后还是想“脱欧”的。保守党满足了大部分民众情绪,竞选策略符合民众期待。

工党的问题在于他们试图转换话语,将“脱欧”议题转向再分配与公正上,但选民没有接受这一套叙事。

叶江:保守党通过将大选归结于搞定“脱欧”而获得了主动权,而这是英国民心所在。三年多了,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。医疗等社会问题固然重要,但首先应该把“脱欧”解决了。对于英国民众来说,“脱欧”是最重要,并要按照现在的协议赶紧完成。大选结果说明英国保守党的竞选策略是正确的。而工党方面是分裂的,工党领袖与其他成员之间意见就不统一,这与保守党的团结形成对比。另外工党的部分支持者(如蓝领工人)为了“脱欧”转向了保守党。

忻华:英国大选的这个结果,表明了英国民众想要结束“脱欧”带来的混乱场面。保守党在宣传策略上明显技高一筹,给英国民众一个美好的图景。而工党的政策虽然对弱势群体有利,但是英国目前最紧要的还是解决社会政治动荡,而只有保守党可以回应英国民众的这个诉求。

陈琦:工党这次败得这么惨的原因,就是因为没有很好地回应“脱欧”这个问题。通过这样一个社会关切的问题,保守党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案,就是约翰逊说的,明年1月31日要“脱欧”。工党则是拖延六个星期,再拖延六个月,然后就越搞越复杂。所以这一次工党的惨败跟他的“脱欧”政策模糊不清这种态度有直接关系。

保守党提出的纲领比较有实际性,工党提出的纲领是“滥发福利”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会导致整个英国财政的崩溃。而且现在英国的选民,在过去三年,已经越来越珍惜,或者说政治上变得越来越成熟和现实。所以这次他们选择一个更加可能实现的更加可靠的保守党政府,也是情理之中。

澎湃新闻:大选结果与选前民调结果相一致,但为什么人们仍对保守党的“大胜”感到意外?

张蓓:you gov(舆观调查公司)的民调预测很准确,大部分民调也预测保守党将获得稳定的多数席位。然而大家原来是不太相信民调的,因为《经济学人》、《金融时报》等媒体上反对保守党“硬脱欧”的声音较多。投票结果显示,民众情绪和主流媒体的呈现不太一致。哪怕“脱欧”前景存在不确定性、可能影响英国经济,民众还是认为要先完成“脱欧”。

叶江:总体来说民调是清楚而准确的,只不过2016年“脱欧”公投民调出错后人们会有认为民调不可靠的担心声音。这次民调总体是准确的,只是没有想到保守党能如此“大胜”。民调原来被认为未必可靠,是因为看到不少“留欧”的声音,从结果来看,“留欧”声音已经很小了。

陈琦:这次民调和大选结果一致,主要还是(约翰逊的)对手科尔宾太弱,这应该是一种常态。如果还像以前的几次那样民调跟最终结果产生很大差距,反而是“黑天鹅”。所以这次就是回归了政治常识,或者说政治理性。

澎湃新闻:“脱欧”是此次大选的主要议题,保守党胜选后,“脱欧”前景如何?

张蓓:对保守党来说,“脱欧”是核心议题,胜选后肯定是要“脱欧”了,而且将是“硬脱欧”的方式,无法避免,也不会二次公投。“硬”首先指的是约翰逊提出的反对与欧盟保持密切联系的“脱欧”方案,其次是未来还有谈判的第二阶段,“硬脱欧”可能性还是存在的。

对我们英国研究者而言,大选结果出来之后才知道民意是什么样的。这次大选是对2016年“脱欧”公投的一次“印证”。约翰逊带着如此强硬的“脱欧”立场获胜,可以说明英国民众“心意已决”,英国肯定要完成“脱欧”,未来的问题将是英国能否解决“脱欧”带来的挑战。

叶江:保守党能获得胜利,肯定是因为“脱欧”。工党没能提出很好的方案,内部又出现分裂,保守党则紧紧围绕“脱欧”竞选,向人们强调一旦当选,“脱欧”问题就能解决。另一方面,保守党在其他议题也没有犯错。尽管工党提出的民生等议题对未来而言很是重要,但这必须得等在“脱欧”之后才能解决,保守党没有被工党“绕”进去这些议题里。总的来说,保守党的方针就是“坚守阵地”。

忻华:之后约翰逊带领英国“脱欧”可能也不会太顺利,毕竟议会有制约作用。但是应该不会有第二次公投。

陈琦:留欧派在公投刚刚结束的时候,他们还有一种念想就是能不能搞第二次公投,但是现在时间已经拖了这么久,其实留欧派已经没有希望回到欧盟这样一个实际的想法。因为如果搞第二次公投,或者说否决第一次公投的话,给英国带来的危害是非常大的,整个英国可能面临一个宪政危机,我想主张留欧的人,他们也不愿意看到这种结果。

这次大选肯定会加速整个“脱欧”的进程,说不定都不需要到(明年)1月31日,基本上就能够完成一个在英国国内的“脱欧”法案。

脱欧党的“自我牺牲”和保守党的“脱欧化”

澎湃新闻:此次大选中,不少政党的“战术投票”受到关注,效果如何?在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风头强劲的脱欧党此次为何一席未得?

张蓓:对这次大选来说,脱欧党帮了保守党很大的忙,他们达成的秘密协议保证了保守党能拿到多数席位,脱欧党直接撤出了保守党选区,通过“自我牺牲”以实现“脱欧”。两个右翼政党的利益交换影响了大选结果。

这三年“脱欧”派的策略与团结操作都胜于对手,而无论是“亲欧”派、“反硬脱欧”派的策略都效力不佳,如工党和自民党之间没有合作,自民党党魁甚至直接表态称不会支持科尔宾担任首相。他们没有把“反硬脱欧”当做大局,为了党派利益各自为战。反观“脱欧”阵营,如果脱欧党去争夺保守党选区,是能拿下不少选票的。

叶江:(“战术投票”)在保守党这边凸显了作用,但自民党和工党那边没有。对脱欧党而言,可以说它做出了“牺牲”,但结果还是符合它的政治理念的。另外,保守党已经坚持“脱欧”这个阵地的话,脱欧党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。

澎湃新闻:经过此次大选,保守党会有什么变化?

张蓓:保守党越来越像脱欧党了。保守党近两年的发展越来越像是一个“英格兰民族党”,与脱欧党的立场缺乏区别。顶多说脱欧党明确斩钉截铁地“脱欧”,保守党还强调要有一个协议。两个政党都坚持搞定“脱欧”,担心如果保守党无法获得多数席位会出现二次公投。

这次大选实现了约翰逊对(党内的)“亲欧派”的打压,接下来的保守党议员都支持他的路线,他的地位将变得稳固。这不仅会打下实现“脱欧”的基础,还能让我们看到约翰逊在地位稳固后作为首相对其他议题的看法,比如对华关系、对美关系等。在此之前,约翰逊的众多表态都是自相矛盾的,在他的地位稳固后他的立场将渐渐展露。

陈琦:英国终于迎来了强势政府,一个有绝对多数的保守党政府。过去三年多英国的混乱与无力,很大原因是前首相特雷莎·梅的提前大选失利导致悬浮议会。梅刚接手的时候本来是多数,她想赢得更多席位,从而更加有执行力,提前大选,结果大败。

英国“脱欧”公投是英国民主制弊端的一个案例。这次大选可以看作是英国民主制度的自我纠偏的一种能力的展现。英国现在普遍的民意就是快点结束“脱欧”的困境,然后迎来一个有执行力的政府。现在约翰逊的施政纲领就比较符合英国的经济利益,比如削减财政开支、刺激消费,包括跟欧盟各种各样的谈判。

工党、自民党将寻求转型,苏格兰难再寻求独立公投

澎湃新闻:大选失利的工党领导层是否会“换血”?

张蓓:对工党而言,大家的期待比较高,他们的口号也很响亮,社会改革范围很广,激起了支持者的共鸣,但这些信号没有传递给所有英国公民,这对工党来说是比较大的失败。工党接下来将迎来“换血”,至于工党未来是否急剧转左,还是保持现在的左翼定位,或是重新回到中间道路,值得关注。

至于工党党魁科尔宾肯定是要下台的,正常来说,在野党领袖在选举大败是一定要下台的。不过,科尔宾下台前工党领导层已多为他的支持者,而不同于他担任工党党魁前“布莱尔派”占优的情况。现在需要观察的是,科尔宾走后他的“遗产”能否留住。不少人说,“科尔宾不受待见,但他的政见受人欢迎”。接下来工党到底是剧烈回摆,还是保持科尔宾“遗产”,这值得观察。

叶江:不能说“换血”,从一般政治游戏规则来说,科尔宾应该“引咎辞职”。目前很难明确工党未来,只要等领导层确定之后,才能看到工党会不会有继续分裂、弱化、民粹化等倾向。

澎湃新闻:选前“留欧”立场呼声颇高的自民党却遭惨败,它的未来将如何?

张蓓:自民党遭遇了一场“彻底的灾难”。自民党作为小党近两年都挺“惨”的,夹在两大党之间。本来它可以在左翼工党和右翼保守党之间找到中间位置,但它并没有把握住,它在“脱欧”问题上采取了极端的取消立场,要求留欧。这让自民党不受待见,现在这个情况让自民党需要转型。在2015年自民党遭遇选举惨败后就一直在调整,在“脱欧”问题上它似乎能代表“留欧”派的声音,但在2019年这场大选中它却大败,自民党的危机没有结束,它的未来有待观察。

叶江:自民党是“高开低走”,说明英国选民实际上大部分倾向于“脱欧”,先“脱欧”再说。二次公投、“留欧”都得不到民心支持。

澎湃新闻:苏格兰民族党议席大幅增加,是否意味着苏格兰独立二次公投有望了?

张蓓: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大胜,保守党在全国大胜,这会让苏格兰独立问题变得显著,几年之后将面临极化的情况。保守党方面拒绝苏格兰第二次独立公投,而苏格兰这次有了强大的民意支持,获得民意授权,这会让矛盾突出。

苏格兰独立问题比较复杂,还不好说能否实现。苏格兰独立公投是需要中央政府支持的,保守党控制的中央政府可以否认公投的合法性。苏格兰能否独立取决于苏格兰民族党和保守党之间的协商,此前约翰逊一直拒绝给苏格兰公投机会,但不能确定约翰逊连任后立场是否改变。选举对政党来说,意味着民众对它纲领的投票。无论如何,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地区的大胜代表了强大的民意授权。也许几年内不会出现苏格兰独立公投,但“种子”已经埋下。

叶江:苏格兰独立更不可能了,因为保守党执政了。独立公投必须通过国会,保守党不会通过,苏格兰民族党又只有55席。

陈琦:苏格兰民族党也是属于赢家之一,这次可能会获得超过50个以上的席位。那么,苏格兰民族党在苏格兰地位的一个加固。肯定会加剧苏格兰地区的一个地区分裂势力,增强苏格兰地区跟英国中央政府讨价还价的一个能力。但是不是会出现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,我认为是不会发生的。但是苏格兰可能会采取一种意向性公投的形式,然后来影响社会舆论。

你可能会喜欢:

数据

巴基斯坦强震遇难者升至43人 再发生4.4级余震

巴基斯坦强震遇难者升至43人 再发生4.4级余震

专题

两年卖了6亿元!“神奇水”包治百病还能赚钱?

两年卖了6亿元!“神奇水”包治百病还能赚钱?

回到顶部